您的位置:首页 >> 温律师Blog

活着就是为了任性?对当前中国和世界形势的分析

不知道是因为世界变化太快还是网络太发达了,全世界的主要大国在面对经济下行的压力越来越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各种爆炸性的新闻却日新月异,层出不穷。在中国,从常州外国语学校的毒地事件,到百度的毒药广告,从雷阳在北京首都的暴毙到吴律师在广西边陲的法院被搜身被脱衣,让人越来越担心子女的前途和自己的基本人身安全;而在美国,还没有搞清楚北卡州的上厕所争议到底是这么回事,就传来了奥兰多同性恋夜总会大屠杀和EB5新项目的引爆。

尽管中美之间隔着一个浩淼的太平洋,国情和文化也是如此不同,但好像这种日益增加的不安全感和对前途的迷茫却是高度一致的。现在的世界到底怎么样了?也许最新引爆的EB5项目能够给我们提供一点了解,认识的思路和线索?

在六月二日,美国证券委员会洛杉矶地区的负责人正式宣布对洛杉矶的Pacific Proton Therapy Regional Center的负责人,Charles C. Liu and Xin “Lisa”Wang提起控告。美国证券委员会指控他们以建立癌症治疗中心的名义从50名投资者骗取了总共两千七百万美元的资金。在骗取了这些资金后长达18个月的时间内没有开始任何的项目建设,而是非法挪用了其中三分之二的项目资金。这对夫妻把其中的一千一百万美元转移到了中国的公司,把另外的七百万美金转移到了他们的私人账户。

看了美国证券委员会起诉书中披露的一些细节和中美相关媒体的报道,让我真是目瞪口呆。就项目的宣传和广告情况来看,这个项目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简称为LACPTC的洛杉矶质子治疗中心,由华人查尔斯·刘发起。项目坐落于大洛杉矶区蒙特贝洛市的目标就业区,总投资额为2亿美元。其中EB-5资金额为1亿美元,推广网站宣称,“洛杉矶质子治疗中心项目”得到美国政府的大力支持,包括美国前总统布什先生、加州前州长施瓦辛格先生。该中心采用世界上最先进的质子放疗技术,通过国际化的管理团队为全世界的肿瘤患者提供医疗服务,网站还介绍了该项目“紧密的合作伙伴”:洛玛琳达大学(LomaLinda)医学中心和设备供应商Optivus公司(调查证明项目根本没有得到美国政府和名人的支持,和美国知名医疗机构和公司的合作也不存在)。项目方还承诺,投资人支付50万美元的投资金,另外再付5万美元的手续费,就能申请EB-5投资移民。如果移民不成功,50万美元的投资金全数返还,手续费也能退一半。

就项目资金的流向和使用情况而言,项目方根本就没有任何打算真正运作项目。美国证监会的调查发现,投资人资金到位18个月后,质子项目依然没有开工的迹象。截至今年5月底,该项目从约50名中国投资者处一共募得资金近2700万美元。查尔斯·刘将投资款中的将近1200万美元汇到了在中国的3个公司,另外有700万美元汇入其个人和妻子个人账户。据报道,查尔斯·刘将1185.5万美元投资款违规汇入三家公司:“香港海外华人移民咨询公司” (Overseas Chinese Immigration Consulting Ltd.), 太平洋达美(北京)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Pacific Damei Consulting Co. Ltd), 以及香港Delsk公司。其中,香港海外华人移民咨询公司总共签约了11位投资人,从EB-5投资基金中拿走772.2万美元;太平洋达美签约了10位投资者,查尔斯·刘向该公司账户转入381.5万美元;太平洋达美是一家北京公司,其中一名股东王馨与美国证监会文件中提及的Wangxin(即丽莎·王)名字一致。丽莎·王是太平洋达美的总裁兼主席。代表太平洋达美与洛杉矶质子医疗中心项目签约的是姚文利(音译),姚是即丽莎·王的母亲,与女儿女婿一起住在美国加州。香港Delsk公司签约了37名投资人,查尔斯·刘支付给该公司138.75万美元。从汇款的金额来看,只有与香港Delsk公司的关系是可能正常的商业关系,其他的几个公司显然只是用来转移资金的

让我震惊的不是这个项目暴露出来的诈欺问题。因为到目前为止披露出来的欺诈案件已经很多了,而且不少区域中心的项目你稍微有点经验就知道它在商业上不具备多大可操作性。真正让我震惊的是这个项目中心负责人如此明目张胆,不留后路。项目的总共资金将近2700万美元,其中将近2000万就直接汇出或转移到自己账上了,一点点对付检查的伪装工作都不作。这样作,东窗事发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但这对夫妻就是如此任性,如此直截了当,如此不计后果。我百思不得其解!

但仔细想想,我越来越感到不是他们有问题,而是我有问题,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了。常州外国语学校的毒地事件中和百度的毒药广告就暂且不谈了。看看雷阳案件中打死雷阳的警察的义正辞严到吴律师事件中法警和法官在法院行为的明目张胆,总算知道了有权就必须要用尽,仗势一定要欺人;至于媒体所报道的奥兰多屠杀凶手的那种讨厌你就可以杀你的精神和川普在竞选中所引以自豪并发扬光大的粗俗就是率真,种族歧视和对敌人的不包容就是有决断力和领导力的情怀就更让人佩服了,感觉他真是学贯中西。我自己非常惭愧在小时候太贪玩,没有认真读书,只是隐约记得当初在中国所学习的LF精神好像包括:“对同志要像春风天般的温暖,对敌人要像落叶般的无情”。而我在网上看到的川普先生所宣传的,而且受到很多人支持的“对恐怖分子一定要赶尽杀绝,不择手段”的名言和上面提到的LF精神有异曲同工之妙。在我的印象中,川普先生好像并没有怎么去过中国,似乎也没有学过中文,居然对LF精神和中国的阶级斗争文化有如此深刻的理解和认同,真是天才,不佩服都不行啊!

如此看来,不管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顺天知命,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古训还是美国立国之根的基督教文化所主张的平等自由博爱都在被无情抛弃和淘汰,取而代之的是人性的全面高举和张扬。作为个人,现在流行的是活着就要任性,不管它是否有违常理;而ZF当然也竭尽所能扩张权力,追求权力不受制约。为了应对2007年的经济危机,四万亿也好,八万亿也好,不就是个数字吗,只要短期管用就行,长远的得失不用考虑,更何况要进行刮骨疗毒式的结构性改革风险多大啊;而大幅增加预算赤字,实行量化宽松,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印多少钞票就印多少,这是多爽的事情啊,哪怕这是饮鸩止渴,自寻死路!

这样的人性和ZF权力泛滥的结果就是到了今天,2007年经济危机之后已经过了九年,以挽救经济的名义,世界上主要国家吃了数不清的激素,经历过了无数次量化宽松和疯狂印钞,欧洲和日本利率已经成为负数的情况下,2007年经济危机中已经暴露出来的根本问题和缺陷不仅仅没有改善,而且在大幅的恶化。杠杆不是在下降而是在上升,个人公司国家的负债也是急剧上升并且到了不可持续的地步。据国际清算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怀特-威廉先生统计,从2007年到现在短短几年间,发展中国家的总负债从占GDP的150%上升到185%,而经合组织所属国家的总负债更是上升到了GDP的265%,中国的总负债从占GDP的158%急剧上升到了惊人的249%。几乎世界上所有主要国家的债务上升速度都远远超过了GDP增长的速度。主流媒体都千方百计告诉我们经济在健康的增长。但其实真正增长的不是国家的经济,而是债务!这些央妈们,哪里是在拯救经济,他们完全是在扼杀经济,制造灾难。正如美国债券投资之王威廉-格罗斯所说,以美联储为首的央妈们所采取的量化宽松政策,事实上把全世界变成了一个超级赌场。通过控制和垄断本来应该由市场决定的利率和资金流向,严重扭曲了市场正常运行的规律,强迫大家去投机加杠杆,在本质上动摇和摧毁了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根基。在这样的情况下,经济还要想正常稳定发展就纯粹是白日做梦了。现在五百年一遇的负利率的出现并像病毒一样在欧洲,日本和其他地区迅速扩散,就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它充分反映出央妈们有多绝望和变态。

正像一天有白昼之分,一年有四季变化一样,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是有自身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的,我们对自然,对上天上帝是需要有敬畏之心的。但这些央妈精英们却无知狂妄至极!在美国和西方的精英们,谈起M大人,不管了解多少,评价大都非常低;要是谈起大跃进和文*革,稍有了解的人都一致认为是中国和人类的大灾难,感觉当初领导人发动这样的事情是匪夷所思。但今天这些央妈精英们们所做的事情,和当初M大人所做作的事情有多大区别?不管他们嘴上说什么,他们的行为充分证明了他们都相信自己可以不遵守经济和自然的基本规律,认为自己一旦有了权力就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认为自己能够人定胜天。但中国和世界几千年的历史都充分说明,这样做的下场必然是非常惨痛的。正如俗话所说:上帝要让你灭亡,首先让你疯狂!

其实,经济衰退和经济危机本身不仅仅不可怕,而且它就像白天之后的黑夜,夏天之后的秋天,冬天一样符合自然,是市场经济正常运行所必须具备的免疫调节功能,能够有效消灭僵死企业和淘汰落后产业企业,为新经济的萌芽,新产业的发展扫清障碍。俗话说 “ 瑞雪照丰年 ” 就是这个道理。只是主要国家的央妈和领袖们,把正常的经济衰退和经济危机妖魔化了。把非常正常的经济调整变成了全球范围的经济和社会大灾难。以至于到了今天,全球主要国家的债务已经到了不可能偿还的地位,全球范围内的经济长期衰退和下滑已是必然了。

这些央妈和精英们,大都是欧美名校的高材生,又长期把握国家的实际运作权力。按道理对奠定自己国家今天地位的宗教信仰基础,社会政治文化制度应该是有深刻认识的。他们不去正视和改革这些真正对经济和社会的长期发展起决定性影响的深层次文化社会政治制度和机制,却想通过简单表面的量化宽松政策,通过大量印钞票就能够解决经济发展的问题,真不知道他们吃错了什么药?

谈到对危机起源的认识以及应对危机的策略,值得一提的是中财办的刘鹤先生和他的一些同仁非常难得的看的很清楚,而且中国目前的领导层也是比较少见的有壮士断腕的决心推行变革。但是由于中国多年积累下来的深层次的矛盾和中国面临的非常复杂和险峻的国内国外形势和挑战,要想真正统一认识,动员和组织广大的力量去突破落后思想观念的束缚和冲破利益团的掣肘,有效落实相关的政策和措施是非常困难的。非常之时,但愿中国有非常之人。

最近不少学者在分析目前的形势,谈到目前中国和世界的格局时,纷纷提到现在的情况很像1998年或2000年的情况。其实不然。现在的情况其实更像一战和二战之前的世界局势

我在2004年七月所写的预言美国将带领全球陷入百年不遇的经济大萧条的文章中是这样结尾的:更为重要的是,伴随着美国的衰落,欧洲的一体化,还有亚洲的崛起,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正经历世界近五百年来最为根本的改变。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在旧的格局打破之后,新的格局的形成将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而在这一过程当中,世界动荡不安将会是常态。而过去三百年,尤其是二十世纪前半页的历史也让我们对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前景无法乐观。911后世界局势的动荡和混乱,只不过是奏响了这一历史进程的序曲而已,乱世即将到来

其实到了目前这个地步,再讨论经济是否会复苏,是L型还是V型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现在需要面对的是,危机三部曲(经济危机-社会危机—军事危机)已经从经济危机进入了社会危机阶段。在中东,欧洲,美国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过去几十年的欧洲和美国都在悄然进行“文*化大*革*命”,背弃和否定自己立国根基的宗教信仰,社会伦理和文化传统,人生和社会虚无主义大行其道,整个社会在快速的世俗化和腐化,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基础已经被大幅的动摇甚至摧毁。(如果大家对这点还有什么疑问的话,抽点时间去看看托克维尔的《论美国民主》,马克思-韦伯的《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保罗-肯尼迪的《大国的兴衰》就会很有感触)。

其结果,就是在经济层面,经济发展缺乏核心动力,经济发展长期停滞不前;在社会层面,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社会各阶层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在政治层面,政府越来越没有能力形成社会共识对社会进行有效的引领和治理。而2007年经济危机的爆发,尤其是经济危机之后世界主要国家的央妈和政治精英们所采取的政策,仅仅在表面上缓和掩盖了这些问题和矛盾,在本质上却是加剧和恶化了这些矛盾和冲突。精英阶层的财富和影响力在急剧上升,大量普通民众收入却在不断下降,甚至基本生活都难以为继。这样,国内阶层之间矛盾日益尖锐,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盛行就是必然的了。最近几年欧洲极右势力在主流政治舞台力量的迅速扩张以及今年美国川普不可思议地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优秀,提出的解决方法多有道理,只是因为大量的底层的民众对统治阶层完全丧失了信任和信心,太多人有太多的怨气和怒气需要渠道发泄。他们在经济上已经完全没有改变命运的能力了,但在政治上还有投票权,而这些右翼政党和川普很敏捷的抓住了这个机会。你看看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现状,你会发现这样的现象并不局限于欧美,其实是一个全球性的普遍性的问题,只是表现形式和程度不一样而已。

随着下一阶段世界经济的必然恶化,这样的矛盾和冲突只会加剧,不会得到任何的好转。因此,欧洲的右翼势力也好,美国的川普之流也好,登上主流政治舞台获取权力将不再是例外,而会成为常态。我原来一直不能够理解为什么像希特勒这样的狂人也能通过民主选举上台掌握政权。但看看目前在欧洲和美国发生的事情,就一点也不吃惊了。现在的欧洲和美国尽管有不少问题,但总的来讲还是比较富裕的,生活条件也是不错的。在这种情况下,右翼力量都能够迅速发展,川普都能够得到大量民众的支持。一旦经济再恶化,老百姓和二战之前的德国老百姓一样连生活和生存都存在问题的时候,比希特勒坏十倍的人物也会通过选举上台的。毕竟老百姓是非常现实的。如果你让老百姓在独裁下的面包和民主下的饥饿作选择,多数为了面包一定会选择独裁的!

就战争而言,这些主要国家国内经济的恶化,国内矛盾的增加以及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势力的快速增长,必然导致国与国之间更趋向于通过战争来解决冲突和矛盾,而不是通过对话和妥协来解决分歧。从理论上来讲,大多数人都热爱和平,不喜欢战争。但不管是从中国历史还是世界历史来看,人类历史上战争肆掠的时间远远超过和平的年代。比较值得指出的是,2007年的危机之后,凯恩斯主义在世界上大为流行,被各国的央妈和ZF热情拥抱,并非因为它能够从根本上真正解决问题,而是因为它倡导的ZF直接干预经济的主张天然迎合ZF的需要和利益,能够在短时间里粉饰太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在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之后,罗斯福总统热烈拥抱凯恩斯主义精神,通过实施新政,通扩大政府开支,兴建大量的公共工程来解决就业问题。其结果就是十年以后,美国加入二战之前,美国的经济仍然深陷经济萧条的泥潭之中,没有任何起色。美国最终从大萧条中走出来,是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而不是凯恩斯主义。

在美国911以来的十几年,动乱和战争在世界上不断蔓延和扩大。到了今天,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的惨状就不用谈了,在乌克兰,叙利亚的冲突已经有大国之间直接对抗的感觉了,最近中美在南海的针锋相对,也多少让人觉得山雨欲来风满楼。从本质上来说,中美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和不可避免的利益之争。中美真正的挑战不在南海而是国内;不在于美元还是人民币是世界储备货币,在于各自是否能够壮士断腕,通过制度变革和创新来解决自身尖锐的矛盾和问题。但是中美各自国内的积弊都太深,完全靠内部力量来解决希望渺茫,而要刮毒疗伤更无异于政治自杀。都自然不自然的想通过外部的压力来促使内部的变化。但在目前这种情况极其复杂,挑战极其严峻的情况下,一点点误判,就可能会导致兵戎相见,生灵涂炭。尤其是现在都有核打击和核报复能力的情况下,出现玉石俱焚的结果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上次把这个世界毁掉重来还是诺亚方舟的时代,需要上帝帮忙发洪水才能把任务完成。现在我们人类已经可以完全靠自己就把地球毁灭无数次了。我们是应该庆祝还是悲哀?

本文章只用作背景知识的了解, 请勿套用您的或任何其他人的情况当成法律意见。如果您有任何问题,可咨询刘念庆律师事务所温勇律师。温律师是武汉大学法学院国际法专业的本科和硕士,美国华盛顿大学法律博士,有二十年的中美移民投资商业法律经验,处理了大量的移民投资案件和中国企业美国投资业务。联络地址:Liu & Associates, P.C., 1210 Warsaw Road, #200, Roswell, GA 30076;联络电话770-481-0609;传真:770-481-0597;网址:www.attorneyliu.com。

本文章只用作背景知识的了解, 请勿套用您的或任何其他人的情况当成法律意见。如果有问题,可咨询刘念庆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联系方式,请点击此处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1210 Warsaw Road, Suite 200
Roswell, GA 30076
Phone: (770)481-0609
Fax: (770)481-0597
Email: info@attorneyliu.com

资料索取  Subscription
站内搜索  Search